首爾「白紙運動」現場: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

首爾「白紙運動」現場: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

11月30日晚間,南韓的中國留學生至首爾弘大羣由廣場路上發起示威、聲援白紙革命。 圖/美聯社

在新疆烏魯木齊發生公寓火災、住戶卻因疫情「封控」措施、無法及時逃生或被救出而死亡的事件後,中國及多個海外城市,接連出現要求政府解除「清零」政策、甚至民主化的示威。在南韓首爾,100多名中國留學生於11月30日晚間於弘益大學街區廣場集會,除了要求保障各項自由,更喊出「習近平下臺」、「共產黨下臺」等口號。

11月30日晚間7點起,中國留學生帶着鮮花與泰迪熊布偶,在首爾弘大的羣遊廣場路上,以燭火排出「11.24」的字樣,悼念新疆火災及各種因「清零」政策而去世的死者。

這晚首爾氣溫已降至入冬後最冷的零下8度;參與集會的留學生集結在廣場上,有人手持白紙、有人拿着「自由中國」、「不自由,毋寧死」等各種抗議標語。參與集會的留學生們,在其中一人拿着擴音機帶領下,同時以華語及韓語,喊出第一聲口號。

隨後,他們唱起了〈國際歌〉(L’Internationale):「起來,全世界受苦的人!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,要爲真理而鬥爭!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,奴隸們起來,起來!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,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!」之後,現場又放起了〈你可聽到人民在歌唱?〉(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?)。

集會留學生接連傳遞擴音器發表意見,也發表對「境外勢力」說法的看法。 圖/法新社

2019年夏天爆發「反送中」抗爭後,當時也有爲數衆多的香港留學生於弘大街區展開集會;如今,中國留學生也以同樣方式表達對當局的不滿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回,留學生貼在廣場路面的一頁A4紙張標語,上面寫着:

參與集會的留學生對「境外勢力」的說法明顯感到不滿與憤怒,有人高喊:「封新疆的、封各個城市的、要求每天做核酸、影響百姓生活的,都是境內勢力!所以只有境內勢力,沒有境外勢力!」集會參與者主張自己是出自對中國的熱愛、還有無法再對權力壓榨坐視不管,在自己思考後,決定挺身而出。

在韓中國留學生也發表「5大訴求」,包含允許公開哀悼、結束清零政策、釋放維權同胞、保障人民權利,以及中國同胞站在一起。

男生常不自主看大奶妹?专家解释原因:能唤起跟她的连结

事實上,原本首爾白紙集會的社交羣組中,都預告包括訴求與發言,會採錄音播放呈現。但集會現場,從口號到訴求表達,都一反原先的計劃,全部經由參與者「親口發出」,顯示這些參與者鼓起巨大的勇氣,親自參與發聲的決心。

中國留學生以燭火排出「11‧24」的字樣,悼念新疆火災及各種因「清零」政策而去世的死者。 圖/法新社

中油林园厂又爆意外 工人坠楼亡

留學生齊喊完訴求後,開始有人帶頭高喊「共產黨,下臺!」、「習近平,下臺!」立刻引發衆人跟進。儘管這種聲勢壓倒,拿着大聲公領頭的學生,還有少部分參與者,卻感到錯愕。領頭的學生迴應:

字节跳动成立抖音集团 传将赴港上市

但此番訴求,並未被在場多數的參與者接受。幾個人先後喊着:「我們現在在國外,還要怕什麼?」、「反正遲早都要來的!」。領頭的學生迴應道,「中國需要改變,但我們需要一步一步!」。隨後,繼續有學生帶頭喊着「習近平,下臺!」、 「共產黨,下臺!」,很快就蓋過其他要求謹慎的聲音。

导演曾仲影享嵩寿过世获颁总统褒扬令 杨丽花赴告别式送知音

儘管現場學生出現認知歧異,而有零星的口語摩擦,卻未演變成嚴重爭執;現場有人喊着「團結」、「別起內鬨」後,就很快收尾。接着,學生們接連傳遞擴音器,發表自己意見。另外一位穿着黑衣的留學生說道,

时论广场》配偶踩红线 美大法官违反回避原则(严震生)

他表示:「這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事件爆發後出現示威,是因爲新冠疫情後各地出現各種慘案、民衆的不滿一次爆發開來所致。」

「雖然我們討厭政治,但這場示威不是政治,而是作爲中國人,看到熱愛的土地出了事,無法再坐視不管…我們在國外雖然顯得微不足道,但那怕是一人,我都希望站出來把心聲傳達開來。」

部分學生帶頭喊着「習近平,下臺!」、 「共產黨,下臺!」。 圖/記者楊虔豪拍攝

不少集會者害怕牽連在中國的家人,選擇穿戴帽子、口罩與墨鏡上街。 圖/法新社

另一位戴着墨鏡的學生也接起擴音器發言:「幾年前,我無時無刻保持憤怒,和別人爭論,想要努力喚起更多人…但到後面,我好像真的麻木了。慢慢地,我看到疫情新聞時第一反應是立馬滑走,抖音上也會按不感興趣,因爲我知道自己無能爲力,看太多隻會讓自己更痛苦。」

他繼續說道:「從四通橋彭勇士再到新疆,然後看到這幾天中國各地,勇敢爲自由奮鬥的人們,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我敬佩他們的勇氣,同時也爲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…今天,我選擇不再沉默,我想連同其他沒辦法出面的朋友一起喊出來。總有一天,我們不用再擔心被抓、被喝茶、被刪帖,大口呼吸自由空氣!」

一位南韓民衆則接力發言:「韓國回憶着518光州事件、回憶着6月民主運動、回憶着與獨裁政權對抗卻被鎮壓、最後卻獲勝的人們。回憶這些人事物的同時我們不禁懷疑,中國哪時也會有自由的到來?我們爲在這條路上奔跑的人們聲援,並串聯在一起。」

現場記者與集會的留學生互動後發現,不少人原本是「小粉紅」,但在疫情爆發後,看到中國政府以「清零」爲由,過分限縮百姓的日常生活,甚至發生一連串非正常的死亡事件,因此開始對當局感到憤怒,思想也開始出現轉變,認定政府是在刻意欺壓老百姓。

关于计划的书
未来智能 闲情随笔

參與集會的留學生陸先生對記者說道:

手持擴音器的南韓市民聲援抗議的中國留學生,並用南韓過去的歷史事件同理白紙革命的處境。 圖/記者楊虔豪拍攝

集會中除了訴求保障自由,更喊出「習近平下臺」、「共產黨下臺」的口號。 圖/法新社

长荣航太董事长 黄南宏 3箭齐发 打造第三成长曲线

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「勇敢爲自由奮鬥的人們,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」 圖/記者楊虔豪拍攝

北市通学巷不到3成 每年430名儿童遇交通事故

陸先生也表示,自己在疫情期間,看到他國民衆能順利回家,雖然他拿着中國護照能前往其他國家,卻因疫情限制無法順利回國。這番經歷讓他感到心寒與不滿,對當權者更是感到失望。但他表示,他與自己的同儕、在中國的親友,以及參與集會者有相同意見的人「仍是少數」,因此要促成轉變,仍須經過慢慢說服的過程。

陸先生說道:「凡事都需要一個過程,在中國的環境下信息來源是單一的,沒辦法正反面意見做對比,所以如果大家有固化的思維、或被洗腦都是很正常的,思維是需要慢慢被轉變的。」

三大主题呼应最新趋势! 2022 TaipeiPLAS 实体展报名中

上週才從中國來到南韓求學的洪先生,不滿地表示:「在封控之中,連吃飯的自由都沒有,我親自經歷過,知道那樣的感覺!政府欺騙我們說只封控5天,結果一直無限往後延期,整整封了3個月。任何人經歷過那種封控,都是無法成爲正常人的!」

翁茂钟服劳役竟「假签到」监院弹劾北检前检察长周章钦

洪先生表示,自己在看了境外媒體內容後相互比較才發現,原來其他國家都沒在封控,只剩中國還2到3天就要求民衆做一次核酸、封鎖社區,這讓他體會到自己國家的政權正在壓迫百姓,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出生在那樣個環境。他更說道:

男神执事团(第一季)

「我在疫情之前是小粉紅,在班上跟臺灣與香港同學都吵過架,我曾經說:『你們再鬧臺獨港獨,我們就用東風導彈炸你們!』我現在想起來真的沒有認知和良心,回顧那段時間的自己,我真的覺得自己被共產黨從小到大的教育洗腦矇蔽,我不希望我的小孩這樣。」

新闻透视》一张国安照片 透露蔡英文的权力核心

首爾抗議羣衆手持「烏魯木齊中路」標語,象徵着在上海出現抗爭後被官方拆下的路牌。 圖/法新社

面對集會現場,參與者的思維路線與認知有出現差異,有人高喊習近平與共產黨下臺,有人則認爲在初次抗爭沒必要喊出過激的口號。對此,洪先生迴應:

根據集會前對參與者發佈的問卷調查,當被問及「是否擔憂參與集會而受到監控或遭遇不測?」,66名應答者中,有34人回答表示「擔憂」,而且不少人害怕自己身份被曝光,甚至因爲害怕牽連在中國的家人,而選擇穿戴帽子、口罩與墨鏡,儘可能避免自己的容貌被公開。這也顯示出參與集會者,在行動之前仍有所顧慮。

北市迪化街阿嬷家旧址 登录历史建筑

警方則向記者透露,就事前掌握的情資,有許多原本立場親中、甚至是青年共產黨員的留學生都決定參與這回集會。

與他國相較,向來被認爲作風比較保守的在韓中國留學生,也開始出現立場變化。學生們也預告,接下來可能陸續會有其他的示威抗議。風向的改變,正隨着這波韓半島襲來的冬天,發生第一波的擴散。

向來被認爲作風保守的在韓中國留學生,已開始出現明顯的立場變化。 圖/法新社